您现在的位置:专业彩票网站-天吉网 > 天吉网 > 《诗经》有毒之《击鼓》 - 天吉网

《诗经》有毒之《击鼓》 - 天吉网

2018-08-29 08:34
图片发自天吉网App


“以后文学社的规矩的由我们定了!”刘凯旋打肿脸充胖子,放了狠话。

“姚梦琳亲自来?正好!我来的目的就是她!”任浩洋又开始装酷。

刘凯旋第一次没有对任浩洋的装酷行为嗤之以鼻:“对,干掉她,取而代之!”

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任浩洋反倒是对刘凯旋不屑一顾,“这才是我的目标!”

“好呀,”姚梦琳悄无声息地出现,“最好不要让我太失望啦!”

姚梦琳一身绿色汉服,如同金水湖畔阳光下的一株金柳,齐肩的长发由梳成的几条小辫分出了层次,眼睛清澈得可以印出蓝天白云,红润的脸庞略施粉黛胜过雨后的水蜜桃,嘴角一弯浅笑似乎可以凝固吐鲁番熟透的葡萄。

“人齐了,准备好面试吧。光说不练假把式!”郭靓辰看了一眼门外的长廊一脸严肃地说。

刘凯旋顺着郭靓辰的目光望去,看到韩金国和李超凡从走廊那头走来,背着光看不清面目,两人的剪影让刘凯旋突然想起了京韵大鼓,“火红的太阳刚出山,朝霞映红了半边天,天边走来了人两个呀,一个老汉一个青年……”情不自禁,刘凯旋又自得其乐地笑起来。

“你有了?”郭靓辰瞪着刘凯旋问。

“我有 ……我有啥了?”

“病呗!”

“对,我有病,相思病。”刘凯旋总是能够在郭靓辰面前对答如流,“你有药,却见死不救!”

“女人不狠,地位不稳!”郭靓辰把头转向斜上方四十五度的地方,“想太多没用,海选你都没过呢!”

刘凯旋心里一阵暖流,不再和郭靓辰怼。

好一个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刘凯旋忽然发现任浩洋总是最会抓重点。

上了大学,的确应该学会成长了,刘凯旋觉得自己和任浩洋相比,自己还是个小学生,整天挖空心思考虑的还是如何搞恶作剧,而任浩洋似乎早已经深谙成年人世界的处世之道。

其中一点,就是任浩洋做任何事都是注重行动,比如军训刚一结束,班主任就要求大家每人写一篇军训感言,还要写一份大一的学习计划,两篇文章第二天就交,每篇都不得少于1500字,几乎所有人都是在抱怨中磨蹭到了熄灯时间,才匆匆忙忙从网上下载现成的,总共花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,而任浩洋先是去打篮球,然后回来洗澡,接着在电脑上噼噼啪啪地码字。结果,任浩洋的《军训感言》被发表在了校报《良冶》上,《大一学习计划》成了我们全班的奋斗目标。

再比如眼下入文学社的事,宿舍里咋咋呼呼的几个人都还在犹犹豫豫的时候,任浩洋已经来面试了,之前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要加入文学社。

行胜于言。这是初中老师就开始灌输的老生常谈,可是刘凯旋现在才第一次认真审视这四个字。

“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!”刘凯旋猛然回过神来。

日记本
96
尊敬的王二 Fb2d6892 b656 467f b4c9 bb9cda47cf92
你二,或不二;二就在那里,不三不四。 微信公众号:尊敬的王二
Web note ad 1